思读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思读言情小说网 > 我有怪谈笔记 > 017-袭击

017-袭击

我有怪谈笔记

本站公告:由于采用缓存技术,如有内容显示不全,请多刷新两遍!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身后,一个莫名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风铃在碰撞,又仿佛是风吹拂纸张的响声……

    陈攸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逐渐麻木,仿佛有一具尸体贴了上来,一股无法言喻的阴冷弥漫在自己的后心。

    他瞳孔轻颤,一点点转过头,借着余光朝着自己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猩红出现在眼角的余光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脸……

    带着死意的眼睛,白到仿佛白纸一样的脸,还有那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神,唯有脸颊上晕开的两朵刺目的腮红,为这张充满死意的面孔覆上了一抹诡异的生机……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这具脸上涂抹着鲜红腮红的怪物,竟然趴在了他的背上,当他转过脸的时候,那诡异的面容便和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陈攸只感觉身体越来越冷,就连思维仿佛都要被冻结,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纪芙蓉会被这个怪谈活活吓死了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怪谈的力量吗?

    陈攸呆呆站在原地,背后背着一具纸人,这一刻的他竟然回想起来,自己曾经还奢望过,怪谈是否有具有思想,是否会听从自己的命令?

    而这一刻他终于可以确定,答案是否定的……

    这类东西根本没有交流的余地,就好像人需要呼吸,鱼需要水一样,怪谈袭击人类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,仅仅只是身为怪谈的本能而已……

    不,或者说怪谈根本没有本能,袭击人类就是它存在的意义!

    我就要死了吗?

    陈攸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,他的四肢变得冰冷而僵硬,死亡的阴霾蔓延到全身上下,甚至连思维都快要被冻结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陈攸以为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,他却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渐渐适应了那种阴冷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身体在适应,而是因为对方的力量在减弱!

    陈攸瞳孔微微一颤,就好像无尽黑夜中出现了一抹火光,他猛然发觉,那股死寂的阴冷似乎并没有越来越强,恰恰相反,这股阴冷竟然开始衰竭起来!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经出现,内心深处那一抹求生欲便燃烧地更为剧烈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陈攸猛然抬起手,狠狠拉开了大门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大门拉开的瞬间,仿佛打破了某种生死间的界限,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前扑去,跌跌撞撞的逃离了那间阴气逼人的房间!

    一股盛夏的热浪从走廊外涌入!

    这一刻,陈攸突然有一种回归现实的错觉。

    呼出一口浊气,陈攸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,他心有余悸的朝身后看了一眼,却发现那具纸人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门内的阴冷被盛夏的热浪彻底冲散,也令陈攸渐渐恢复了力气,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自己的房间,迅速钻进去,并重重关上了房门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呼,差点死在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陈攸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他靠在门上无力的滑下,“仅仅只是两百点怪谈因子创造出的东西,威力就这么大吗?又或者,只是我的承受力太弱了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攸不禁再次翻开怪谈笔记,翻到第一页的《回魂》上面。

    如同鲜血般的字迹再次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怪谈不能留着,虽然它或许还可以给我带来一些怪谈因子,但也会让对门的消息传播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对门就是我,目标太显眼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攸不禁回想起刚才的判断,将撰写了怪谈的纸张撕扯掉,要么会直接消除怪谈,要么会释放怪谈。

    而陈攸则更倾向第一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攸眼中浮现出一抹狠戾,他抓起这一页纸,狠狠一撕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纸张碎裂声传来,下一秒,陈攸手中的纸张便瞬间无风自燃,化作一团黑色的火焰!

    火焰在手中熊熊燃烧,可是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撕下纸张的瞬间,陈攸仿佛听到了一个男人尖锐的惨叫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细如蚊蝇,似乎是从陈攸的脑海中传来,旋即伴随着火焰逐渐熄灭,彻底停止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回魂怪谈,被抹除了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陈攸脑海中便产生出这样一种直觉,这种直觉来自于怪谈笔记,而他则是怪谈笔记的契约者。

    “果然猜对了,被从笔记上撕下来的怪谈,会被直接抹除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么出现在王斌家的那个白色女人,似乎就有了别的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略微定了定神,陈攸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,出租屋已经不安全了,那个黑衣人随时有可能返回。

    于是他迅速收起笔记,警惕的朝房间里环视了一圈,却看到所有东西都完完整整的摆放在原位,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道身影从自己家中离开,他甚至不会想到刚才有人偷偷潜入过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……

    陈攸自嘲一声,缓和着情绪。

    他明白,这间出租屋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攸没有任何犹豫,他快速简洁的收拾好生活必需品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直至走在大街上,陈攸内心深处的那一抹不安才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一旦安全下来,陈攸又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离开了出租屋的自己,又该去哪里?

    翻了翻手机中的账户余额,满打满算也不过几百块,虽然昨天填写过一份补助申请,可是那笔钱至少要下个月才能发下来。

    那么自己现在能做什么,打零工吗?

    陈攸摇了摇头,自己虽然刚满十八岁,到了可以打工的年纪,可是打零工挣到的钱还是太少了,一个月也就一千来块,根本不符合自己的预期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不打零工,陈攸也只有一个技能,那就是绘画。

    先不说选择画画这个行业能否赚到钱,陈攸其实并不想暴露自己会画画的能力,毕竟以后还要使用怪谈笔记,如果现在暴露了,将来这项能力或许会成为自己的又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至于当个文抄公什么的,陈攸不是没考虑过,虽然上一世他也看过那些和文抄公有关的网络小说,可是说实在的,网络小说全都是又臭又长,看完也就忘光了,根本不可能将里面的情节全部记下。

    更何况自己也没有写作方面的天赋。

    至于出专辑,当个异界版的周杰伦,陈攸更是想都没想过,怪谈笔记的出现注定他只能隐藏于黑暗中,过于锋芒毕露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风险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还是打零工吧……

    陈攸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,想了一圈下来,自己竟然只有打工一条路可走,可能这就是打工人的命运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攸径直朝着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在自己上学路途的某条街上,有一家私人开的求职中心,只要填写一份表格,拍两张照片,然后等待各个求职单位联系面试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很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很快,陈攸便来到这家求职中心,负责接待的是一名身穿西服的秃顶男子,大概三十来岁,年纪并不大,甚至有几分英俊,可惜头顶的地中海严重破坏了他的形象气质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这里是森达人才交流市场,这位小兄弟是想要找工作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攸进来,对方很是热情的邀请陈攸坐下,似乎是看出陈攸的脸色不好,还贴心的端上一杯白水。

    “我想找一个工作,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岗位适合我?”

    陈攸四处张望着,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工作岗位的确有不少,不过必须是年满十八周岁才行,不知道小兄弟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不由得看了一眼陈攸的裤子,此时陈攸上半身穿着一件有些掉色的T恤,下半身则是印着校徽的校服裤,一看就是还在上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我上个月刚满十八周岁,年龄方面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陈攸立即拿出身份证递给对方,地中海男子看了看,这才说道,“年龄够了就好说,不知道小兄弟你有什么特长没,想要申请什么岗位?”

    “岗位随意。”

    陈攸回答道,“我没有什么特长,唯一的要求就是距离五高较近,因为我白天还要上学,恐怕只有晚上的九点到凌晨这几个小时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对工作岗位没有要求,只是工作时间必须是晚上九点以后是吧?”

    地中海男子沉吟道,“行,我知道了,那么最后一个问题,你对岗位的工资方面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没有要求。”

    陈攸回答的很是果断,“最好能包吃包住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攸的话,地中海男子似乎认真思索了一下,随即他拿出一张表格,“那么你把这张求职申请表填一下吧,对了,你有电子版的照片吗,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照相服务,连同中介费一共是一百二十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攸有些心疼的交了钱,并拍了几张照片,拍照时对方甚至还特意让陈攸摆几个POSE,陈攸好奇的问为什么,对方却只是笑笑不语。

    一番操作下来,陈攸总算离开了中介公司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自己上当了?”

    走在街道上,陈攸翻开手机查看了一下余额,一百二十块已经是自己一周的伙食开销,少了这笔钱,接下来的日子又要紧巴不少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陈攸才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困意,似乎是之前的一波三折耗尽了自己的精力,此时一旦放松下来,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经历的一切令陈攸根本不敢返回出租屋,于是他干脆在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,连衣服都没有脱,便直接在床上沉沉睡去。(记住本站网址,,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“”,就能进入本站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《万古神帝》飞天鱼 《登堂入室》吱吱 《超级女婿》绝人 《浩劫余生》岐峰 《退圈后她惊艳全球》帝歌 《半仙》跃千愁 《奸臣之妻》安年 《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》静海深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