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读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思读言情小说网 > 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> 第978章 一世姻缘不解,生生世世不休

第978章 一世姻缘不解,生生世世不休

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

本站公告:由于采用缓存技术,如有内容显示不全,请多刷新两遍!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()”

    秦景岑凝向秦阮那双担忧眸子,轻笑道:“阿燕当年是以胡一彦表妹的身份跟我相识,那时我对她应该算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多年后重逢,才发现从未忘记过她,不管是胡燕还是胡一彦,我都能接受成为伴侣,除了他们也不会再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当年一见钟情于胡燕,只可惜年少自尊心作祟不自知,如今胡一彦坦白后的身份,内心深处依然忠诚这份感情。”

    秦阮见他眉眼中流露出的温情,脸上的笃定自信,提到胡一彦时不自知的霸道语气,知道感情问题不是她能干预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还算好,人与妖,终究比人傀有优势些。

    她清冷容颜神情无奈,语气认真道:“大哥,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,回头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大哥追求的这份感情前途未卜,如果他被胡一彦所伤,是她最不愿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秦景岑双手放到秦阮肩上,推着她的身体往车前走去,语气宠溺又纵容:“小小年纪操心的还挺多,上车吧,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秦阮坐上车,对他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景岑叮嘱道:“到家别忘报平安。”

    秦阮挥手:“知道了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秦景岑,目送霍家车队离开。

    车队消失在视线后,他脸上的笑意收敛,俊美温润脸庞沉如水。

    倏地,他回眸冷冷地凝向秦昧跟胡一彦,携着满身风雨欲来的怒火。

    秦昧可太了解了大哥了,见形势不妙,转身冲向他的座驾,边跑边喊:“大哥,我还约了人!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他冲上车内,发动车子,脚踩油门,轰隆隆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辆speedtail限量款顶级跑车,在眨眼间消失在秦景岑跟胡一彦视线中。

    偌大的地下停车场,只剩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看着缓缓走近,浑身释放出冷气的男人,胡一彦脚步后退,迫切的想要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他紧张地吞了吞口水,心脏狂跳,语气不安道:“景岑,咱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曾经被暴揍的记忆,已经成了他狐生记忆的阴影。

    胡一彦还不知道他再次变身,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,颈部处的喉结滚动,声音也由娇媚声线逐渐低沉。

    秦景岑眸中划过一抹暗光,地下城停车场的灯光映在他俊美脸庞上,显得他越加深沉。

    他站在胡一彦跟前,伸出大手,按在对方凸起的喉结上:“这么快就恢复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胡一彦喉结微动,声音带着不自知的颤意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发觉自己身上的细微变化。

    秦景岑唇角勾起浅笑,手按在胡一彦的后颈上,掐着他的脖子往怀里带,朝来时开的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语调轻松,并没有任何不悦。

    胡一彦总觉得,这家伙在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虽说他没做错什么,可秦景岑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人只要心情一不高兴,就会折腾他,不是揍,就是欺负得他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烙印在骨子里的惧意,让他不得不怂。

    胡一彦用探究目光盯着秦景岑看,见他是真的没生气,小心翼翼地问:“景岑,秦昧跟秦阮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想到那兄妹俩提出来的订婚跟结婚,他可不仅仅是头大,还有对自身性命安危的顾忌。

    等日后秦阮恢复记忆,得知他的身份,不把他抽筋扒皮才怪。

    秦景岑连拖带拽,拉着胡一彦走,随口问道:“什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胡一彦看他揣着明白装糊涂,气道:“老子可不想跟你结婚啊!”

    秦景岑表情很无辜,歪着头问他: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胡一彦仰头,露出他颈部的喉结,以及正在变短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眯起双眼,用那把变声期的嗓音道:“你说呢!”

    秦景岑垂眸看他,漆黑瞳孔闪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与胡一彦的鼻尖几乎贴近,薄唇微启,一字一句道:“现在后悔?晚了!”

    嗓音低沉,有说不出的性感。

    传进胡一彦耳中,不禁令他头皮发麻,他身体想要往后退逃离。

    奈何秦景岑的手滑落在后腰上,掌下的力度很重,让他根本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他磨了磨牙,出声质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景岑知道过犹不及,与胡一彦拉开距离,语气轻描淡写道:“都已经见过家长了,阿昧跟阮阮也知道了你的身份,这出戏总要唱完。

    我爸身体不好,万一再受不了刺激再出事,我们做子女的要背负不孝之名,你已经做了我女朋友,订婚结婚也不过是个流程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下移,注视着胡一彦逐渐恢复的男身性别,语气意味深长道:“总归,你我都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胡一彦并没有被他绕进去,反驳道:“怎么不吃亏,我要是嫁给你,这段姻缘就会被天道规则所认可,等我离开的那一天是要背负情债,一世姻缘不解,将会生生世世不休,这对我来说问题大了好嘛!”

    听到他要离开,秦景岑眼底深处闪过阴鸷。

    他压制心底涌来的暴戾,缓慢地呼气,声音温和地问:“离开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胡一彦目光闪躲,没什么底气道:“我是九尾狐,早晚有一天要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秦阮恢复记忆那一天,就是他们离开人界之时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想到日后的分别,胡一彦心底有些不是滋味,说不上的伤感。

    秦景岑听后似有若无地嗯了一声,他好像还笑了笑,对胡一彦温声说:“结婚还有离婚一说,先不用操心那些,走了!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胡一彦的肩膀,扬臂勾着他的脖子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离婚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胡一彦还在吐槽,没看到秦景岑幽深如潭的眼眸中,里面肆意着失控的暴戾。

    秦景岑很生气,他从来不知道胡一彦有离开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怎么可能让对方轻易离开,把两人的关系断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如果有些事没有发生,没有认清本心,他也不会如此病态的在意。

    如今遵从本心,想要把小狐狸圈养起来,可对方偏偏想跑,看来得想个办法把他拴在身边了。

    结婚就不错,得天道认可的婚姻,那就更让他喜欢了。

    秦景岑隐藏在暗光的那半张俊美面容,露出意味深长的狐狸笑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《万古神帝》飞天鱼 《登堂入室》吱吱 《超级女婿》绝人 《浩劫余生》岐峰 《退圈后她惊艳全球》帝歌 《半仙》跃千愁 《奸臣之妻》安年 《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》静海深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