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读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思读言情小说网 > 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> 第979章 阮阮,我们生一个像你的女儿

第979章 阮阮,我们生一个像你的女儿

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

本站公告:由于采用缓存技术,如有内容显示不全,请多刷新两遍!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()”

    秦阮回到家已经深夜,她把外衣放到守在门口的佣人手上,从对方口中得知霍遥跟霍安祈已经睡着了,抬脚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卧室内。

    霍云艽面色苍白地倚在床头,深邃眼眸凝视手中平板上那张被他保存下来,跟秦阮有六七分相似的素描画。

    听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动静,他眼皮微掀,与走进来的秦阮四目相视。

    秦阮脸上露出歉意,自责道:“抱歉,没想到会让你来收尾。”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她翻了翻各平台的热搜,发现在网上有关她的所有信息都被删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用女神代替她,发布出只言片语的内容,不过很快都会被删掉。

    这件事惊动的不止是三爷,还有各大平台员工,他们都要在深夜加班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大事。”霍云艽笑意温柔,对她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阮走上前,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霍云艽温凉手指摸在她的脸,脑海中闪过网上那张美得不似真人,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秦阮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与眼前的秦阮,都有一双深邃有神的狐狸眼。

    只是网上那张素描画里的秦阮眼神睥睨,有股高冷的慵懒媚意,那是让人欲罢不能,透着天然不做作的媚态,充满征服欲。

    两张脸不停在霍云艽脑海中交替。

    秦阮对上他复杂探究目光,抬手覆在放在脸颊上的那只手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霍云艽姿势散漫地倚在床头,把她往怀里带了带,嘴角笑意若有似无:“你看到网上那张素描画没?”

    “查了,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秦阮也想知道究竟是谁,仅凭一张侧颜画出她的脸,还在网上引起几分热潮轰动。

    霍云艽把平板上那张素描画,送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他的手摸着秦阮的侧脸,语气轻柔:“总觉得这才是阮阮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秦阮目光微垂,屏幕上的素描画映入她眼底。

    看了半晌,她笑得无奈道:“跟我是挺像的,不过我的眼神可没这么凶。”

    霍云艽眉梢微扬:“这上面的你美的不似真人,有咄咄逼人的气场,眼神里也没有感情,一双眼睛里透出内心冷酷无情的本质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秦阮让他心底不安,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,告诉他,这才是真实的秦阮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六七分相似,是五官容颜的相似。

    素描画中的秦阮满身睥睨天下,有着世间万物都不放在眼底的狂妄,那双冰冷的深邃眸子,散发出神秘傲然之气。

    现实中的秦阮就在他身边,他摸得到,也看得到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有血有肉,温顺乖巧,性子放荡不羁,且恩怨分明。

    秦阮没看到霍云艽凝向她的眼眸,幽静如深潭,混杂着清醒理智的探索。

    她指尖点在屏幕上的素描画,红唇勾起,如旁观者浅笑道:“怎么感觉像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许是今晚见到胡一彦变身的后遗症,让她下意识想到狐狸。

    霍云艽垂眸,沉色眸光落在素描画上,轻喃道:“狐狸吗?”

    用狐狸来形容,好像完全没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秦阮把平板放到霍云艽腿上,对它并不在意道:“她不是我,这分明是画手带着自我想象情绪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知怎么取悦道霍云艽,他轻笑出声,把秦阮搂在怀中亲了亲她的额头,语气亲昵道:“不管是什么样的阮阮都很美。”

    他放在秦阮腰身的手,似有若无地抚摸着,温柔眼神流连在怀中人身上,浑身上下都释放出求欢信号。

    秦阮一只手按在霍云艽胸膛上,另一手握着他的手,冥神之力以缓慢的速度输送到他身体中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道:“三爷,你这段时间要吃素,这两天还要去我家拜年,你也不想让我爸爸跟哥哥看到你,会时刻担心我后半生没有寄托吧。”

    霍云艽低头,额头抵在秦阮的肩上。

    他轻轻蹭着秦阮的脖颈,语气低落道:“阮阮嫌弃我?”

    这样隐晦撒娇的三爷,秦阮还是第一次看到,感觉世界突然有些幻灭。

    当然,不可否认这样的三爷,让她一颗心都柔化了。

    甚至让她有种不管这人想要什么,都能无条件奉献的冲动,哪怕是对方要她的命,都能主动递刀给他。

    秦阮吞了吞口水,压制住内心的蠢蠢欲动,轻咳一声,大着胆子摸了摸三爷的头发。

    霍云艽温凉的唇印在秦阮颈上,准备进一步攻略时,察觉到她的动作,双眉不禁微微挑起。

    这样的摸头杀,向来是他对秦阮的专属爱抚动作,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反用。

    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,女人的腰跟脚,也不能随便让人碰的,除非是他们亲密的爱人。

    霍云艽唇角弯起,脸上露出温柔缱绻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用力抱了抱秦阮的腰身,让她察觉到,被摸头杀带来的直白反馈。

    秦阮丝毫不知她做了多么危险的行为,还在笨拙地转移话题:“我今晚见到了大哥跟二哥,对了,我大哥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察觉到三爷身体靠近时,所带来的雄性危险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就丝毫不知道掩饰,还在大大咧咧的彰显出来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暧昧氛围,引人臆想纷纷,随时有过界的危险。

    霍云艽抱秦阮的腰身往怀里带,让她零距离体会他的祈望,嘴上若无其事地问:“大哥有女朋友了?是哪家的姑娘?”

    他声音非常好听,说话的时候声线喑哑撩人。

    秦阮握着霍云艽的手并未松开,挪动身体远离让她不适,一颗心忐忑不安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狡猾如三爷,怎么可能让她逃脱。

    既然都不让吃,总要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他故意用低哑,带着喘的语调,在秦阮耳边问:“阮阮还没说,大哥女朋友是哪家的千金。”

    秦阮躲避不开,强忍着被对方用身体撩,心情逐渐失控,破罐子破摔道:“不是门当户对的出身,对方连人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霍云艽坐直身体,俊美神情变得微妙:“不是人?”

    后腰因他的不经意动作,像是被桌角怼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阮下意识回眸瞪他,眼含控诉:“你别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即便三爷身上穿着睡衣,也无法阻挡,她能感触到的温度及其异状。

    见秦阮眼尾泛红,一副快哭了的模样,霍云艽舍不得再欺负她。

    他骨节分明的手抬起,摸着秦阮的脸,轻哄道:“好了,不气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身体往后退去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危险尽消,秦阮轻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一边给三爷输送冥力,顺便把胡一彦跟大哥的纠缠告诉他。

    霍云艽听后,波澜不惊的脸色露出微妙神情。

    大舅子跟九尾狐?

    九尾狐还是个雌雄同体的,这是什么奇怪组合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地问:“岳父那边能同意吗?”

    秦阮脸上也露出纠结神色,不太确定道:“爸爸那边可能会瞒着,自从卸任公司事务后,他一门心思盯上大哥的婚事,如果大哥真对胡一彦有什么想法,今年就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霍云艽抚平她下意识皱起的眉,低声感叹道:“听你的意思,大哥现在是一头热,到时候可别露馅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秦阮输送的冥力差不多了,放开三爷的手,身体放松地倚在他胸膛上,懒懒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霍云艽握着她的手,低头在她耳边问:“岳父想要抱长孙的期望,是不是要落空了?”

    秦阮双眼睁开,眸中闪过怀疑:“我瞧着胡一彦应该是能生的,就算他不能,还有二哥呢。”

    霍云艽突然喊了她一声:“阮阮。”

    秦阮懒懒地应了一声:“嗯?”

    “阿遥跟安祈听话懂事,是不是还算让我们省心?”

    三爷语速缓慢,清亮悦耳嗓音让秦阮下意识放下戒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两个臭小子之前瞒着她的事,她撇撇嘴嫌弃道:“除了有点小心思,其他的也还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多少有点违心了。

    霍云艽唇亲了亲秦阮红润的耳垂,声音温柔诱哄道:“那我们要不要再生一个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阮立马坐直身体。

    她用诧异目光看向倚在床头的男人:“你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才生了阿遥跟安祈多久,这就准备要第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霍云艽捏着她的指尖,嘴角缓缓勾了勾,目光如炬认真道:“我们生个好棉袄不好吗?”

    秦阮凝眉:“就这么喜欢女儿?”

    霍家的人都喜欢女孩,这点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三爷对女儿的执着这么深。

    霍云艽没有否认,深邃眼眸凝着秦阮精致脸庞,眼底饱含宠溺神色。

    他柔声回道:“男孩女孩都喜欢,如果能生一个像你的女儿,我一定会把她宠上天。”

    秦阮闻言,想也不想道:“生孩子影响我的学业跟收集煞气。”

    当然,最后一点才是她最大的顾忌。

    怀孕后身体经不起任何波折,她整日与邪祟打交道,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发育。

    看阿遥跟安祈现在跟正常孩子的不一般,就知道他们多少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秦阮的顾虑纠结,跟明显不怎么排斥的神情,被霍云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,出声继续诱惑:“如果有个女儿一定会像你一样,又乖又软,可爱到让所有人都宠着她顺着她,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。”

    秦阮眼底闪过波动,面对三爷的期盼目光,她久久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过了会,霍云艽倾身靠近,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吻随之往下,落在她的鼻尖上,终止于唇。

    秦阮目光涣散,如水般柔,接受三爷的亲昵与爱意安抚。

    柔顺的头发铺散在,勾勒出精致图案的锦被上,如一幅绚丽多彩名为欲的创意画般美。

    秦阮仰着头,双手环抱身上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霍云艽十分懂得适可而止,在彼此缺氧前夕,两唇分离,开始大口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他摸着秦阮的细腰爱不释手,眼底藏着浅淡的笑意:“我们顺其自然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嗓音低沉,带着意犹未尽的慵懒。

    秦阮眼底瞳孔逐渐聚拢的光芒,失神地盯着天花板看,一时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白皙好看的手落在她衣领扣子上,指腹轻捏,灵敏动作着。

    如玉般的纽扣,从扣眼中脱离而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《万古神帝》飞天鱼 《登堂入室》吱吱 《超级女婿》绝人 《浩劫余生》岐峰 《退圈后她惊艳全球》帝歌 《半仙》跃千愁 《奸臣之妻》安年 《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》静海深蓝